影视文化的基本理论|对当下婚恋影视文化中“物化婚恋伦理" 的批判性解读——兼论其对青少年婚恋观的负面影响

 2019-01-23 12:34:30  |  编辑:上海影视器材有限公司  |  阅读:581  |   婚姻价值观  爱情  物化女性
[导读]:本文(《对当下婚恋影视文化中“物化婚恋伦理" 的批判性解读——兼论其对青少年婚恋观的负面影响》)由来自泰州的合作伙伴投稿,并经由本站(上海影视器材有限公司)结合主题:影视文化的基本理论,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婚姻价值观,物化女性,爱情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前言

在“澹荡2018”网络征文比赛火热进行之际,我们特别开设了一个全新的栏目——神秘大咖,邀请了上政知名的“男神”“女神”老师们,给我们带来全新的思想盛宴!

图片

对当下婚恋影视文化中“物化婚恋伦理" 的批判性解读 

——兼论其对青少年婚恋观的负面影响

——兼论其对青少年婚恋观的负面影响

作者简介:宋德孝,法学博士,西方哲学博士后,上海政法学院马克思主义学副教授。

摘 要:物化婚恋是指婚恋关系被物质关系所束缚 ,爱情成为物的附庸品 ,其逐渐流行甚至成为整个社会的婚恋标准,就是所谓的物化婚恋伦理。当前一些宣扬极端物质化的影视节目大行其道,对青少年的婚恋观诸如择偶观、婚嫁观、性爱观、爱情伦理标准等各方面都产生了负面影响,而对女性青少年的影响尤为严重。商品逻辑与消费主义在社会运行中主导性地位的确立,是“物化婚恋伦理 ”产生的现实语境 ,而贫富差距拉大则将其进一步放大。要深入剖析其得以盛行的媒介舆论环境,在此基础上积极帮助青少年树立正确的婚恋观念。

关键词:婚恋影视文化;物化婚恋伦理;青少年;婚恋观

一
、当下婚恋影视节目中的“物化婚恋伦理 ” 

一 、当下婚恋影视节目中的“物化婚恋伦理 ” 

谈及“物化婚恋伦理”,不得不先界定一下什么是“物化”。马克思在批判货币拜物教时曾指出:“显然,仅仅是因为这种物是人们相互间的物化的关系,是物化的交换价值,而交换价值无非是人们互相间生产活动的关系。……货币所以能拥有社会的属性,只是因为各个人让他们自己的社会关系作为对象同他们自己相 异化。”[1]在这里,马克思是在批判商品逻辑及资本逻辑的层面批判物化。在他看来 ,在商品逻辑思维下,人们将一切社会关系都简化为物与物的交换关系 ,“甚至人们认为不能出让的东西 ,如德行、爱情、知识、良心等 ,都成了买卖的对象。这是一个‘普遍贿赂 、普遍买卖 ’的时期 ,‘是一切精神的或物质的东西都变成交换价值并到市场上去寻找最符合它的真正价值 的评价的时期 。”[2] 匈牙利著名哲学家卢卡奇是最早系统讨论物化范畴的哲学家。与马克思观点相似 ,在他那里所谓物化是指,“人自己的活动,人自己的劳动,作为某种客观的东西,某种不依赖于人的东西,某种通过异于人的自律性来控制人的东西,同人相对立。”[3]显然,不论马克思也好还是卢卡奇也好,物化是指在商品逻辑时代,商品拜物教日渐盛行,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降格为物与物的关系,人在商品关系中慢慢迷失。套用到当下社会,所谓物化婚恋,不外乎是指人们之间的婚恋关系被物与物、钱与钱之间的物质关系所束缚,爱情失去了本身的意义,成为商品和金钱的俘虏。而这种婚恋观逐渐流行甚至成为整个社会的婚恋标准,就形成了所谓的物化婚恋伦理。事实上,我们不得不承认,物化婚恋的伦理标准已经成为当下社会一条重要的婚恋标准。

影视文化的基本理论|对当下婚恋影视文化中“物化婚恋伦理" 的批判性解读——兼论其对青少年婚恋观的负面影响

在全新的媒介化时代,物化婚恋伦理通过一系列影视文化传递给包括青少年在内的各个社会成员,其负面影响显而易见 。例如,从早期的《流星雨》到当下的《小时代》等一些宣扬极度物质化的电视电影节目纷纷问世,影片中的男女主人公家境都非常富有,并将无止境的财富炫耀作为故事主题。这类影片往往选用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偶像明星出演,对于青少年而言极具吸引力,加之这一年龄段的青少年观影群体尚未形成恒定的价值观,很容易被影片中所透露出的物质化婚恋观所影响。再如,《非诚勿扰》《我们约会吧》等一系列大型婚恋真人秀节目近年来非常火爆,节目中透露出强烈的物质化择偶倾向,节目中的女嘉宾甚至提出“宁可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等一些极具拜金主义精神的负面论调。众所周知,该类节目主要受众对象是青少年观众,这些节目所宣扬的物质化的爱情观对他们无疑产生了极具负面倾向的影响。除了上述影 视节目,一系列婚恋交友类网站也纷纷建立,它们原本作为一种婚姻介绍中介而存在,现下却将大量的物质化婚恋观念融入其中,甚至创造出一系列诸如“只需多少元登记费,给你一份美满爱情 ”,“房子是你的、车子也是你的,只要你是我的”等一系列充满商品交换色彩的婚恋广告口号。如是等等。可以看出,高度物质化的婚恋伦理正通过“颇受欢迎”的影视文化节目传递给广大青少年,对其构建正确的婚恋观产生着严重的 、消极的影响,且广大青少年乐在其中,并不能批判性地看到这一点,而这恰恰是最危险之所在。具体而言,当下婚恋影视节目中传递的物化婚恋伦理,表现为审美标准的物化、婚恋过程的物化、爱情观 的物化等三个方面。

图片

其一,审美标准的物化。客观地说,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的不断繁荣早已在很大程度上悄然改变了人们的审美标准。然而,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尤其在一些不 良婚恋影视文化的影响下,人们对于爱情的审美观再次发生了重大变化,使得物化的择偶标准再不断加深。正如社会上流行的那 句话,“50年代选英雄,60年代找贫农,70年代奔军营,80年代求高知,如今看好孔方兄 ”。所谓孔方兄,自然是借用古代方孔铜钱来指称钱。且不说找对象的身份构成,甚至人们对美与丑的看待标准也发生了变化。无庸置疑,青春期充满浪漫幻想的男男女女,当然都希望自己的对象或配偶形象好、男帅女靓,但当下的物化婚恋观似乎告诉人们,长相不重要,甚至有没有才华也不重要,只要有钱就可以。一言以蔽之,“有才不如有财”。

图片

其二,婚恋过程的物化。爱情原本是两情相悦,婚姻基于两情相悦的爱情基础。但物化的婚恋伦理将爱情的本质异化为物质交往的过程 。例如,找对象要通过相亲节目、相亲网络,仅报名费就代价不菲;相亲交往过程中更是要表现出有财力、出手大方,似乎财力物力的展示就是个人素质的展示,而交往过程中真正的个人品质和基本素养反而“退居二线”。由此一来,整个婚恋过程呈现出“爱情是用钱买来的”一种理念。而很多婚恋节目有意宣扬这种物质至上的婚恋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将物化的婚恋观打造成一种潮流 。一些流行的婚恋影视作品进一步强化了这一情况,青少年对此耳濡目染,渗透到其情爱观念深处。

其三 ,爱情本身的物化。爱情原本是两个主体之间因强烈的吸引而表现出的情感交流,这种情感交流本质上无疑是形而上的。不可否认,现实生活中,爱情必然遭遇柴米油盐的物质困扰 ,爱情需要一定的形而下的物质。即没有绝对抽象的爱情,它必然要与现实物质环境息息相关。问题在于,尽管如此,爱情总归不应该属于纯粹形而下的物质世界。一些物化的婚恋影视节目将爱情从形而上的情爱观念退化为形而下的纯粹物质形式,倡导爱情的基础是物质,这种将爱情物化和量化为低级的钱财物的庸俗文化,对成长期的青少年构建正确积极的婚恋观,无疑是有害而无利的。

影视文化的基本理论|对当下婚恋影视文化中“物化婚恋伦理" 的批判性解读——兼论其对青少年婚恋观的负面影响

二、“物化婚恋伦理”对青少年婚恋观的多维负面影响 

事实上,成长期的青少年,无论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是爱情观、生活观等等,都尚未完全成型,很容易受外在事物的影响。“物化婚恋伦理”就尤其值得关注,它对青少年的婚恋观的影响不容忽视。如对其择偶观、婚嫁观、性爱观、爱情伦理标准等都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而对女性青少年的影响尤为严重。而一些缺乏价值取舍的婚恋影视节目所传递的负面婚恋观念,进一步加重了这些倾向。

 其一,择偶观的改变。如前所述,物化的婚恋观,影响着青少年的审美标准。人们择偶时原本应当从一个人形象、气质和品质等方面来衡量其是否优秀,但物化的婚恋标准使得人们主要从物质占有情况或者说富 裕程度来衡量对方是否优秀。理想化的爱情原本应该是,不羡官、不羡富 ,才子配佳人、郎才配女貌,“富家小姐下嫁穷困书生”是流传不已的爱情佳话。但在物化婚恋思维的影响下,“学得好不如嫁得好”、“傍大款” 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择偶理念。一时间,“富二代”、“高富帅”、“白富美 ”成为人们最欣羡的择偶标准 。由此一来,爱情的本质实际上已经被曲解了。爱情原本属于精神层面的情感体验,眼下却成为一种物质追求;爱情不再是那种纯真的美好想象,而成为可以量化的金钱和商品。爱情固然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但爱情的本质并非物质,物质只是爱情的基本外在条件,而不应当是主要诉求和目标。联系到当下流行 的婚恋影视文化,它们只考虑通过主人公物质财富的展示来增加节目的张力和可观性,而毫不在意此类节目是否传递负面的物质化爱情理念,这对酷爱影视娱乐文化的青少年而言,其负面影响不言而喻。例如,通过对《奋斗》《蜗 居》等爱情生活剧的对比,人们看到的不是男女恋人或夫妻之间同甘共苦的重要性,而是 “高富帅”才配“白富美 ”、“屌丝”只配“屌丝”、“贫贱夫妻只能百日哀”的爱情无奈。

图片

其二,婚嫁观念的改变。择偶观不等同于婚嫁观,但也与其息息相关。物化婚恋伦理不只影响择偶观, 它对于年轻人更深远的影响还在于婚嫁观。如果是择偶过程中,男女双方只是以对方是否物质财富丰富作为审美标准,那么 ,婚嫁过程中,双方的物质财富状况则成为婚嫁与否最具基础性的物质条件。在物化婚恋伦理影响下,婚嫁过程中需要大量的物质付出或交换。从定金、聘礼、嫁妆、财礼,到购置车子、房子的花费,婚嫁过程甚至成为一个人花费最多的人生 时段。例如 ,现代社会很流行的所谓“丈母娘现象”。准丈母娘根据自己女儿的长相、身材、学历、工作等各方面个人条件,来精确计算其“社会价值”,要求迎娶方必须具有付出多少的财力,购置好怎样的房子、车子等。这种情况下,“娶媳妇”几乎变成了“买媳妇”。很多即将结为亲家的家庭由于在物质要求方面没有达成一致,而错过了当事男女青年的婚姻缔结。在很多家长甚至当事男女眼中,对方的物质条件是极其重要的,至于对方品德、学识等条件,或者不是最重要 的或者甚至压根不太重要 。婚姻的缔结在这里成为一种对物占有的过程。正如著名哲学家弗洛姆在批判现代社会中异化的财富观 时所说的那样 ,“绝大多数人都把以占有为目标的生存看做是一种自然的、唯一可能的生活方式”[4]。

图片

 其三,性爱观念的改变。与择偶观、婚恋观相伴的是,物化婚恋伦理也改变了青少年的性爱观。众所周知,相比以往代际,当下青年一代在性观念上相对开放,他们对于性的态度与父辈有较大的不同。“政治意识形态氛围的宽松,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社会思潮的多元化,使得 ‘新世纪一代 ’的价值观更加多元化。…… 他们可以坦然地接受同性恋、一夜情等各种新鲜事物,甚至敢于大胆尝试 。”[5]物化婚恋伦理加重了这一性爱观。一方面,对于很多青年男女而言,性爱的基础不再是最为纯粹的两情相悦式情感关系,而是由于物质条件的充要性。性爱由美好的精神体验沦落为单一的感官刺激。另一方面,很多年轻人对待性的态度发生改变,在可以获取物质回馈的情况下甚至愿意轻易付出性回报。例如一些性交易甚至传人到中学、大学中,一些中学女孩主动沦为所谓的“援交少女”,一些女大学生甘愿被包养甚至代孕代产 。由此一来,在物化婚恋伦理的影响下,青少年对待性的态度越发不再严肃化 ,性爱由情感表达沦为物质交换过程 ,这不仅会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 ,从长远来看更会影响其未来的婚姻与家庭生活。

其四,爱情伦理标准的改变。爱情是一个恒久的历史范畴,作为一种情感体验,自古至今,人类的爱情都有相对恒定的伦理标准。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废除了一夫多妻制,现代式配偶制婚姻成为中国最基本的婚姻形式。现代式配偶制婚姻倡导恋爱过程中双方自由平等,倡导婚姻期间夫妻同心和谐相处等等。物化婚恋观倡导不一样的婚恋伦理标准产生 。有些人出于物质的考虑,甘做 “二奶”、“小三”,乐于“傍大款”,甚至没有婚恋中双方的平等关系也无所谓,只要“有钱就行”。与之相应的是,人们的爱情观越来越功利化,婚恋双 方最看重的并不是对方的品性和德才,而是其收入水平、家庭经济状况等。与此同时,与之相反的是,早先的夫妻同甘苦共患难被一些年轻人所不耻,甚至成为了很多人眼中的爱情笑柄。最为可怕的是,当下很多年轻人慢慢接受了这种“时髦的”爱情伦理标准,爱情越发物质化,人们不再关心婚恋的真谛,而只关心婚恋背后的物质和金钱。联系现实,一些消费主义的电影为了增强剧情张力,设定了极其富有的男主角,他可以用钱 “搞定”爱情中面临的所有难题,周旋于多个美女周围,并将其塑造成一个有情有义的风流浪子。诸如此类影视文化会在毫无批判力的青少年的爱情理念上打上强烈的消费主义的、物质化的印记 ,其负面影响不容小觑。

图片

其五 ,女性青少年是“物化婚恋伦理”的主要受害者。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不断提高 ,女性社会地位越来越高。然而整体而言,我们不得不承认当下社会仍然是一个“男权社会”。物化婚恋伦理对男女青少年固然都产生了负面的影响,但对女性青少年的影响更值得关注。作为恋爱过程中的“依赖方 ”和婚姻过程中的“嫁出方”,女性无论在恋爱还是在婚姻过程 中都不能说是主导方。物化婚恋伦理对女性产生着悖论式的影响。一方面,女性追求婚恋过程中的自由与平等,不愿成为男性的附庸;另一方面,婚恋过程的物质化使得作为非婚恋主导方的女性更容易被物质化逻辑所操控。表面上看,“丈母娘现象”表明了女方处于主动一方,事实上,这恰恰反映了女性在整个社会中没有得到真正平等化的社会地位,而是被作为一个人格化的商品在兜售。除此之外,在物化婚恋伦理影响下,当下人们的性爱观相对开放,女性无疑成为物化性爱观的主要受害者,对于一些尚未建立成熟的爱情观和价值观的女性青少年尤其如此。所谓“援交少女”也好,还是被包养的“二奶”也好,尽管她们可以在此类性爱过程中获得一定的物质利益,但总的来说,无论从身心健康、社会声誉还是其他方面,她们所受到的伤害也是巨大的。

三、批判“物化婚恋伦理”,树立正确爱情观 

其一,要深入分析“物化婚恋伦理”产生的社会背景与现实语境。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 ,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经济运行的基本方式由计划经济转变为市场经济 ,社会物质财富急剧增加,相应地, 社会贫富差距拉大,各种各样的价值观和消费观纷纷登场。一方面,市场经济时代,商品逻辑或资本逻辑日渐成为社会运行的主导性逻辑,社会生活日益物质化。不可否认,市场经济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也迅速提高,但市场经济也带来了社会关系的商品化。商品逻辑的负面影响在于,包括爱情在内的一切事物都待价而沽,可以成为商品。显然,在物化婚恋伦理影响下,爱情和婚姻也可以成为商品进行兜售, 而且这日渐成为一种常态化的社会现象。

另一方面,消费社会的来临加剧了物化时代 的到来,婚恋问题也带上了典型的消费主义印记。正如消费 社会批判理论家鲍德里亚所说的那样:“今天,在我们的周围,存在着一种 由不断增长的物质服务和物质财富 所构成的惊人的消费和丰盛现象。它构成 了人类自然环境中的一种根本变化。恰当地说,富裕的人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受到人的包围,而是受到物的包围。”[6]消费社会的前提是社会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相应地,它也是人的社会生活不断物化的现实语境。消费社会时代,各式各样的丰富商品将人们包围起来,形成一个由 “物”编制而成的消费陷阱,人们不仅不能批判性地看待它,反而乐在其中、无法自拔。成长期的青少年,更容易受到消费主义的影响,他们乐于追求名牌与无止境的物质享受。反应在婚恋观中,物质基础在消费主义时代似乎越来越重要,在很多人眼中,有没有丰厚的物质基础成为能否婚恋的必不可少的条件。

图片

此外,社会贫富差距拉大将物化婚恋问题进一步放大。无须讳言,当下社会贫富差距 日益增大,社会财富分配严重不均,这已经成为一个严重 的社会问题,并对很多人的社会心理产生了微妙且重大的影响。符号价值与炫耀性消费无疑与社会贫富差距拉大息息相关。不止是成年人,青少年尤其容易受到符号价值与炫耀性消费的影响。以大学生为例 ,且不说家庭条件较好的学生,很多家庭条件算不上好的学生也热衷于买新款苹果手机、穿名牌服装,各种炫耀性消费层出不穷。这必然对青少年的价值观产生影响,进而也必然对其 婚恋观产生影响。有新闻报道称,一些女大学生为了得到名牌物品,宁愿给有钱人当“小三 ”,甚至愿意进行性交易。在恋爱方面,“高富帅”成为女大学生的最爱,“学得好不如嫁得好”在高校女生中也广为流行。因 此,当社会贫富差距问题与消费主义结合在一起,则进一步加重了婚恋的物化倾向。

其二,要深入剖析“物化婚恋伦理”得以盛行的媒介舆论环境,尤其剖析和批判当下婚恋影视节目中的负面爱情观与价值观传播。当下世界是一个媒介时代,媒介时代中大众传媒的作用和社会影响力不容忽视, 尤其对于正处于信息传递漩涡中的广大青少年而言更是如此。正如现代传媒学的创建者麦克卢汉所说的那样,“媒介即讯息”,媒介在现代社会 中不仅仅是技术工具,它也承载着大量 的信息和价值倾向。青少年一代生长于一个被大众传媒包围的时代中,电视 电影、广播电台、书报杂志、电脑网络、广告宣传等各种类型的大 众传媒井喷式发展,将青少年包围在立体的信息网之中。用麦克卢汉的话说,整个日常生活内爆为信息覆盖的世界 。对于青少年而言,通过电脑或手机上网等信息型消费日益成为其日常生活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

问题在于,大众媒介及其所代表的舆论信息环境,带给青少年的不仅仅是正面的、积极的影响,对其负面影响同样不可忽视。尤其当下各种婚恋影视文化的流行,正迅速通过各种大众传媒将其颇具负面价值的 “物化婚恋伦理”传递给广大青少年。如前所述,今天的很多影视节目往往出于收视率和经济利益的考虑, 毫不关心其节目是否带来不良社会影响。那些具有典型的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拜金主义的影视节目,表面上在表达所谓的现代式爱情,但事实上隐藏着浓厚的“物化婚恋”味道。它们利用青少年青春期憧憬爱情的心理特征 ,巧妙地将商业逻辑渗透到婚恋节目之中,将婚恋降格为低俗的物质化过程。由此一来 ,原本作为正确爱情观、价值观传播渠道的大众传媒,不仅不再能起到相应的社会作用,反而成为低俗媒介舆论的推动者,在商业逻辑的支配下,它们一手打造了诸如《非诚勿扰》《小时代》等一系列物质主义 的婚恋影视节目。 正如法兰克福学派著名哲学家哈贝马斯所说 的那样,当下的大众文化失去了构建积极“公共领域 ”的作用, 丧失了本应具有的批判功能,沦为低水平的文娱消费,“文学公共领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文化消费的伪公共领域或私人领域” 。

影视文化的基本理论|对当下婚恋影视文化中“物化婚恋伦理" 的批判性解读——兼论其对青少年婚恋观的负面影响

其三,最为重要的是要在批判“物化婚恋伦理”的过程中,帮助青少年树立正确的婚恋观念 。一方面,警惕“物化婚恋伦理”,消除其负面影响,这需要社会、学校及个人多方的努力。小到个人和家庭来说,青少年要多接触正面的婚恋文艺作品,减少被物化庸俗婚恋伦理所侵蚀 的机会;家庭教育在这其中也不可或缺,作为父母更应当教导子女批判地看待影视文化及现实社会 中的种种不良婚恋观。中到学校而言,要将青少年婚恋观教育纳入到学校日常教学内容之中,例如开设相关选修课及完善相关讲座制度等。事实上这也正是当前中国教育系统所缺失之处,学校只注重科学知识教育而忽略了基本的生理类、伦理类 、情感类课程教育。 大到整个社会而言,相关行政管理部门要建立严苛的媒介文化审查制度,审查标准应当从传统的意识形态审查为主转向意识形态与价值观审查并重;而整个社会也应当 自觉承担好青少年婚恋观教育的主体角色,净化社会媒介文化,创建良好的媒介婚恋文化及舆论氛围。

另一方面,批判“物化婚恋”影视文化,有效发挥影视文化在青少年婚恋观教育中的正能量 ,可以大胆借鉴国外关于流行文化管理的相关机制和模式。早期中国的影视文化作品,往往意识形态教育功能过强而娱乐性不足,当下中国的影视文化作品往往只注重娱乐功能而忽略了其教育功能。事实上,如何既有效发挥影视文化满足大众的娱乐文化需求的功能,又有效发挥其社会教育功能,这是很多国家都非常注意的文化建设及教育工程。以美国为例,美国的好莱坞电影在全球范围内颇具影响力,其电影不仅娱乐性十足、可观性强, 而且承载着浓厚的美国式价值观、爱情观、生活观等,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青少年价值观教育的角色。进一步以其电影评审制度为例,电影剧本是否能通过审核,除了相关政府管理部门的审核外,剧本也要通过相关 电影人协会的审核,电影的社会意义与可能性社会影响都是审核的重要内容 。韩国的电影审核制度也值得参考。韩国异常注重青少年德育教育 ,其影视文化产业也不例外。作为一个伦理教育至上的德育主义色彩的民族,在电影立项时 ,相关部门极其注重电影的社会道德教化意义,缺乏积极价值导向的电影剧本很可能无法通过立项审核。总之,批判“物化婚恋伦理”,帮助青少年建立积极的婚恋观,这不只是一件影视文化问题,也不仅仅是一个青少年婚恋观问题,而是一项重大的社会工程,是一项关系到青少年思想伦理教育的个人价值观建设工程及社会媒介文化建设工程。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110.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80. 

[3][匈]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 [M].杜章智,任 立,燕宏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150. 

[4][美]埃里希·弗罗姆.占有还是生存[M].北京:生活 ·读书 ·新知  三联书店,1988:33. 

[5]参见拙文.中国“新世纪一代 ”与美国“反正统一代”之比较[J].中国青年研究 ,2012,(11):6O~64 

[6][法]让 ·波德 里亚.消费社会 [M].刘成富 ,全志钢,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1. 

[7][德]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M].曹卫东等译.上海:学林出版社,1999:187.

本文标题:影视文化的基本理论|对当下婚恋影视文化中“物化婚恋伦理" 的批判性解读——兼论其对青少年婚恋观的负面影响
本文地址:http://www.yingshi88.cn/xw/380.html
上 一 篇: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英文翻译 影视翻译,更多地文化交流,还是理解至上
下 一 篇:【影视文化创意产业园区】重庆•荣昌万灵影视文化科技创意产业园 孵化西南地区全产业链平台

来自[兴平]的用户2019-01-23 13:48:59

产品质量和性价比都不错,我的客户买回去用了反馈都很好。

来自[黄石]的用户2019-01-23 17:30:15

非常好 光滑没有毛刺 立的很稳 调节方便

来自[应城]的用户2019-01-23 23:07:13

老板牛B的很,不差顾客

来自[桂林]的用户2019-01-24 00:45:27

不错 发货很快

来自[石嘴山]的用户2019-01-24 10:16:13

非常诚信的卖家,产品款式新颖,有趣,质量都非常好,孩子很喜欢,推荐购买

来自[银川]的用户2019-01-24 10:18:38

可以,很喜欢

来自[仪征]的用户2019-01-25 13:32:26

还能继续都不会想的共同形成

来自[建阳]的用户2019-01-26 12:29:19

收到货了,非常不错。给客服的服务态度点赞。

来自[宁安]的用户2019-01-29 16:01:19

东西不错,很满意

来自[铜川]的用户2019-02-06 19:48:15

五星好评,质量好,速度快!

来自[新郑]的用户2019-02-14 17:02:56

刚刚合格

来自[平湖]的用户2019-02-17 13:39:41

宝贝质量很好,下次再来!